第二百二十一回:无处葬身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趣阁]

    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陵歌抬起手,搭在一根看不见的线上,随后抓住它翻起身,三两下踏空跳到高处去。她像是悬停在空中,身后闪动着快到看不见的翅膀似的。空中有许多透明的丝,恐怕只有她和缒乌自己知道是怎样的布局。法器环绕在她的身边,她像个看守一样。

    白涯已经吃了不少次亏。丝线将他身上刮出许多裂口,血滴不断飞溅出来。他会趁着打斗的间隙看过去,注意自己血液的流向,以判断丝线的走向。免得一个不小心,自己的手腕或者头就被锋利的细丝切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涯能明显感受到缒乌战力的提升。尽管他用于战斗的是那带血的降魔杵,这一定让他将诸多心法武功了然于心。但比起海崖上的那次战斗,在这儿,他可是一点儿也没放水。这么一来,他完全有理由怀疑让自己掉进海里也是他的计划之一了。他说过很多次,自己最讨厌被别人利用。

    然而缒乌似乎只是玩玩罢了。他无心恋战,在白涯的又一次挥砍时向上一跃,悬停在与陵歌不远的地方。陵歌的手中还握着那颗剔透的心脏。缒乌冷言:

    “行了,陪他们玩的已经够久了。”他昂起头,睥睨着下方愤怒地盯着他的人们。

    “还差不到一刻。”陵歌道,“可别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开始罢。一群秋后的蚂蚱,蹦不了几时。把法器给我。”

    陵歌顿了顿,伸出手,从掌心流淌出温暖的红光。引流一般,法器一个接一个地朝着缒乌飘浮过去。下方的人看来,每个法器都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泽,在掠过她与缒乌之间的中线时改变了颜色,光芒由暖红变成冷灰。蓝珀、砗磲、香炉、埙、赤真珠……一个又一个战利品传送到敌人的身边。他是如此卑劣地将他人的辉煌掠夺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陵歌的手中还捧着迦楼罗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缒乌皱起眉来,“快把东西都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缒乌那刹那的惊愕转瞬即逝,愤怒立刻占据主导。他气极反笑,没有出手,问她:

    “我可能不该对你指手画脚,但我还是要说——连你也要背叛我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忠于任何人。我忠诚的那个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想让他活过来?”缒乌皱眉,侧过脸,眼睛却死盯着她,像是审问,“你竟然不想让他活过来?要知道,今夜太阳东升之前,他本能完好无损地站在你面前。我劝你,别被收买,也别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被谁收买,被谁说服。自始至终,我都很清楚我在想什么,也很清楚我需要做什么。我私心自然是希望他活过来的……但这非他本意。”

    陵歌的目光始终落在琉璃上。她缓缓地抬起右手,伸出一根手指,忽然快速地在身边的丝线上刮过去。她的手指破了口,血滴在倾斜的线上,顺势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,熄灭已久的烈火再度于所有人的视线中燃起。

    火焰迅速扩散,精准地暴露了每一根丝线的位置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染到结界的每个角落。缒乌欲图切断丝线,火焰却已烧到了他的面前。穿过火幕,他听到陵歌这样说:

    “而且我也不想让你的脏手碰他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缒乌从高处跳了下来,落在地上,作为缓冲的肢节将地面震裂。他的衣摆在燃烧。

    他冷笑着,语调阴阳怪气:“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?我可真替神鸟大人感到悲哀。与其他所有神明一样,他们本就不怕死,甚至输得干脆。而你呢,辜负了他生还的希望和可能,却摆出一副自以为很懂他的样子。但你不会得逞,仪式开始前,我就会杀了你。你真以为你很了解他吗?少在那里自以为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两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。”她的背后张开红色的双翼,脚尖轻飘飘地点在地上,与他相互对视,“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真是自信——”

    他昂起手,在冲上前的瞬间,被白涯的弯刀拦下。

    “你要欺负姑娘?”

    “少他妈废话!”

    天上丝丝缕缕的蛛丝缓缓飘落,它们被烈火悉数烧断,在空中挣扎着释放着最后的光。它们断断续续地落下来,甚至不能引燃草地。但是,通过空中还在燃烧的部分,他们依然能看出,这是一个无比繁复而精妙的网局。

    “白少侠,可别碰到这火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送死还有些难度。”

    白涯与陵歌并不是很好的搭档,或许从很久前他们就意识到了这点。但在这位共同的敌人前,他们谁也不曾松懈,谁也不曾退让,从态度上就要一较高下。乱战中,柳声寒与祈焕不断试着找准机会,夺回法器。

    只要牵制住他就可以了,陵歌很清楚,沾染了她血之火的缒乌,最终会被那蔓延上身的火燃烧殆尽。火光已经吞噬了他背后的肢节,还在继续。那些部分碳化了,稍微一碰就会碎成粉末。这会很疼吗?他们不知道,因为从缒乌的脸上看不出来。他什么都不会说,也绝不会认输。或许他承认自己一时大意,但是他们都清楚,这妖怪在这点上简直与楚天壑一样,是绝不甘心老老实实地死去,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。

    或许这之中的区别,在于缒乌没有自己的信仰——他从来只信自己,也只忠于自己。

    “秋后的蚂蚱究竟是谁呀?”

    陵歌忽然笑出声来。有没有信仰又如何呢?当真需要有所依托才能在人世间生还下来的人大有所在。但她依然很高兴,自己曾忠于那样一位同伴的事实。唯一的同伴。

    晏?站在这怪异的景色前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漫天星星点点的残线飘落下来,像是火雪一样。他知道,普通的火自然奈何不了缒乌的丝线。但很显然,这是迦陵频伽用血引燃的,烧尽一切有生命之物的火。他尝试打出结印,召水来熄灭它们,显然无济于事。这样的火,独她的死亡能够熄灭。

    火焰中,他看到一个人的身影逐渐溃败、消亡、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太晚了。

    天空最后一丝残线飘落下来,落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陵歌有些气喘吁吁。她没有回头看他,但知道他回到了这里。这话的言下之意,在晏?的眼里无异于某种挑衅。

    你来晚了。

    他冲上去按倒了精疲力竭的陵歌,死死掐着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当然不会放任他为所欲为。白涯和祈焕正要上前,晏?忽然抬手,一排黑色的细蛇拔地而起,冲着他们吐着信子,耀武扬威。不论谁向前一步,就会群起而攻之。白涯挥刀斩断了眼前的几条蛇,却从断口生出了两个头,比原先更高,更壮。它们不约而同地向前蠕动几步,威胁他们节节后退。

    不过晏?好像并不打算下死手,只是逼他们看着。他用一只手恶狠狠地掐着陵歌纤细的脖颈,另一手抬起来,指挥着蛇群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真的是不识好歹,谁给你的胆子……”

    陵歌伸出双手,用力抓扯着他的胳膊。隔着一层护甲,自然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咳呜——你要杀,尽管……咳咳、咳呃,他是,自、自取灭亡,他活该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是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晏?的手上多了几分力,黑色的眼睛像是拨开了一片群星,空旷而遥远。

    “但也轮不到你来动手……我早该想到的,你和迦楼罗,只是利用我们妖怪的身份。若是人类比妖怪更强,你们自然抬高人类的地位。他一开始就只想分化阶级,让二者忙于与双方的斗争,坐收渔翁之利。你们这种半妖,既是人类,又是妖怪,你们却想自立门户,自成一派,无视与生俱来的自然法则……就像缒乌一样。这是何等自负!”

    “咳呃——”陵歌瞪大眼睛,眼里有火在燃烧。晏?只想让它们熄灭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……人类……”她用指甲抠开晏?的手掌,争取了一丝空隙,“但是,我们也不是妖怪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我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晏?落下另一条手臂,双手一并掐在陵歌的脖颈上。她大概是说完了最后的话,也不怎么挣扎,任由愤怒的蛇妖为友人出最后一口恶气。他好像不需要太多的力量,就已经不再感受到脉搏的跳动了,这比他想象的来得更早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,无声地熄灭了心中的火焰。

    她竟然是笑着死的。她凭什么这般安详?凭什么?!缒乌连尸体都没留下!

    晏?是多想这样声嘶力竭地喊出来。但他喊给谁听?谁还会听到?说到底,他也没有更多的立场去指责谁,毕竟选择首先离开缒乌的人不正是他自己吗?虽然他也没有指望他会因此改变主意。但若让他重新选择,他还是否会……站在他身边?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示威的蛇群表现了些许退缩。白涯扬起刀,正准备快刀斩乱麻地杀过去。可就在这时,他忽然僵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扑通、扑通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,看着祈焕手里的琉璃心。那是陵歌先前悄无声息地丢向这边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祈焕看了看别人,莺月君和柳声寒也连连摇头,“你幻听了?”

    心脏在跳动。

    扑通、扑通。

    震耳欲聋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