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7章 君临地中海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趣阁]

    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明皇最近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莱曼大帝沉声问道,他的女婿兼心腹吕斯泰姆忙躬身谦卑道:“回禀大帝,在……耕田。”

    “耕田?”苏莱曼很惊讶,几乎不敢置信。虽说他享受着万王之王的无上荣耀,但他也必须承认,大明是他无法企及的。

    论起疆域面积,大明超过奥斯曼四倍以上,财政收入则是十倍以上,至于社会财富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年过半百的苏莱曼很清楚,无论如何,自己穷其一生,也无法追上明皇,一个比自己强大无数倍的皇帝,他应该干什么?

    看看自己……平定叛乱,修建庙宇,整顿军队,打造武器,准备继续战斗……无论哪一样,也要比卑贱的耕种重要太多了。

    是明皇太没有出息了,还是自己做错了?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,就很快滑过去,不留下多少痕迹……任何一个强者,都是无比自信的,尤其是帝王,哪怕知道自己错了,也不会认错,因为一旦认错,他就完蛋了。这就是皇帝这个生物的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明皇为什么会躬亲耕种?”苏莱曼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他们远路而来,缺少补给,不得不耕田种地,就连皇帝都要亲自下田。臣以为明人坚持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?”苏莱曼笑吟吟道。

    吕斯泰姆愣住了,难道大帝不希望明人败北吗?

    见女婿瞠目结舌,苏莱曼微微摇头,心中烦躁,这小子完全跟不上他的思路,如果帕夏还在,就不会这样了,只可惜帕夏只有一个,而他已经死了……

    现在一切事情都落在了苏莱曼的头上,他必须自己拿主意。

    其实当明朝提出租用埃及土地,修建运河之后,苏莱曼顿时就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一条运河!

    连结地中海和红海的运河。

    在攻占君士坦丁堡之后,奥斯曼雄踞地中海东岸,后来有席卷埃及等地,修建运河,他们不是没有考虑过。

    当初帕夏就曾经带领水利官员前来勘察,测量结果却是红海水位更高,会流向地中海。

    这就是说要从帝国核心区域向印度洋运送货物,必须逆流前行,也就需要在运河上修建梯形船闸。

    开凿运河已经超出了奥斯曼的财力,建造船闸,更是会耗尽帝国元气,苏莱曼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可当大明到来之后,结论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欧阳必进跋山涉水,仔细测量之后,他的结论是地中海水位更高,也就是说是地中海的水流入红海。

    这个结论和帕夏测量的结果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苏莱曼觉得自己的左脸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但问题也来了,明军希望从本土向欧洲输送货物,经过运河的时候,也是逆流而上,他们有本事做到奥斯曼做不到的事情吗?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不但有,而且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欧阳必进已经规划好了船闸位置,并且从大明调来了一大堆的水利人才,协助他一起部署施工方略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人家不光比你聪明,还比你能力强。

    这可让人怎么活啊!

    强如苏莱曼大帝,也只能寄希望明人坚持不下去,主动退走。到时候他就可以顺理成章,接下运河工程。

    而一旦修通了运河,奥斯曼可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从黑海到地中海,再到红海,乃至整个印度洋……奥斯曼的所有国土,人力,财力,全都盘活,连成一体。

    到时候奥斯曼帝国不只是地中海东岸的霸主,也能切断西方和东方的航路,从而将海量的财富纳入自己的掌握之中,如果做成了,也就能含笑九泉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么宏大的布局,完全建立在明人放手的基础上,苏莱曼很郁闷,这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了。

    但维也纳的失败,着实伤了帝国的筋骨……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  苏莱曼已经不指望吕斯泰姆能给他什么好建议了。

    “你安排人员,继续盯着明皇的举动,有任何动静,立刻回报。”

    吕斯泰姆连忙答应,快步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打发走了女婿之后,苏莱曼立刻下令,集结二十万人马。如果明军出现了问题,却又不甘心离开,那么就让他替明皇决断!

    至于什么约定,在他的眼睛里,连一张废纸都不算,跟一群异教徒讲什么信用,只有弯刀和烈火,才是最好的回应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厚熜托着生疼的老腰,看了眼还在闷头干活的王岳,忍不住对地叹气,年轻时候不觉得,现在人到中年,啥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老王有媳妇在身边,干活比自己还快得多,这差距也太大了吧!

    “我说王岳,俞大猷已经率领船队走了,咱能不能歇歇,你瞧瞧,朕已经真的和农夫差不多哩!”

    王岳闻听抱怨,放下了手里的锄头,冲着朱厚熜欣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陛下,咱们的大业可是快成了,您就不能坚持些时候?”

    朱厚熜狂翻白眼,你丫的就别忽悠人了,这么长时间了,你除了种红薯,还干别的了吗?哪有大业?朕怎么没看到?

    “陛下,你注意过地中海南岸的这些地区不?”

    朱厚熜哼道:“都出海三年多了,朕每天都看地图,早就装在脑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。”王岳欣然大笑,地中海南岸,撒哈拉沙漠以北,这一片长条形区域,自然条件不算好,并不适合农耕,除了尼罗河三角洲之外,就是一些沿海区域,还有商业和农业,其他的地方,普遍以畜牧业为主,社会状态还停留在游牧阶段。

    熟悉二战的人对这片肯定不陌生,这就是沙漠之狐隆美尔的成名地。

    他就是沿着海岸线,不断向东推进,差点把大英帝国最后的脸皮给撕下来,愣是把唐宁街十号的胖子打成了头号粉丝,没有办法,不是咱大英不行,实在是敌人太狡猾!

    就这么一块尴尬的地方,谁也玩不出多少花样。

    奥斯曼在占据地中海东岸之后,就攻击埃及,然后进军利比亚,向着突尼斯挺进,就跟贪吃蛇一样。

    西班牙在开辟新航路之后,海军实力大增,就怂恿海盗,不断抢掠攻占,这俩国家一个自东而西,一个自西而东,展开争夺,彼此攻伐不断。

    王岳加入游戏之后,他也没有多少选择,只有自南往北推……只不过王岳没有急着扑向海岸线,事实上他也够不着。

    王岳就暗中派人,不断联络各个部落。

    奥斯曼对这些部落基本两大要求,第一皈依,第二,缴纳什一税。

    西班牙对待各个部落,也是两大要求,第一皈依,第二通商。

    归结起来,都是一样的,听我的,给我送钱。

    到了王岳这里,情况就比较简单了,他可不会在意部落信仰什么,而且他也不贪图这些部落的进贡。

    所有部落,需要的商品,不管是武器,还是丝绸茶叶一类的奢侈品,大明都能提供。

    事实上西班牙和奥斯曼都是二道贩子。

    跟大明做生意,一手货源,童叟无欺,货真价实。

    什么?你们觉得以前吃亏了,那你们去找西班牙人和奥斯曼人算账啊!

    担心打不过?

    不要紧,咱大明的武器天下第一,军事思想天下第一,保证帮你们实现当家做主。

    什么,还有担忧,觉得自己粮食不够吃的,没法自给自足,哪有什么啊!

    这不是有红薯吗!

    王岳疯狂种红薯,今天终于看到了效果。

    “多谢上国恩典,多谢上国。有了上国的帮忙,我们更有信心,驱逐该死的海盗了!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宽松白袍子的大胡子,频频感谢。

    王岳笑容可掬,“每一个部落,每一个国家,不管强弱,都应该有平等的生存权利。这是东方文明的准则,不杀戮,不抢掠,和平共处,休戚与共,我们是命运共同体。”

    王岳又笑道:“作为朋友,我并不建议你们立刻出击,我们可以通过更聪明的办法,打击敌人。而且我们大明的舰队也会很快派出舰队,协助你们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王岳最后的话,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,得到了明军支持的部落武装,开始了疯狂的反扑。

    从埃及到突尼斯,到处都是烽火,狼烟遍地,骑着战马,挥舞着弯刀的骑兵神出鬼没,他们攻击西班牙人的商贸据点,放火烧毁商行,袭击兵站……除了弯刀弓箭之外,他们还有大量的火铳,甚至还有火炮。

    西班牙人顿时被打得屁股尿流,短短时间就损失了上千人。他们的势力不得不退到海岸狭长的地带,靠着舰队庇护,苟延残喘,至于内部纵深,根本不敢深入。

    西班牙人听到的最好消息,竟然是奥斯曼的损失比他们更大!

    没错,自从明军进入埃及之后,整个西奈半岛以西的土地,名义上还属于奥斯曼帝国,可遍地都是烽火,起义的人马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他们居然会攻击奥斯曼的总督驻地,把官员和士兵抓起来,挂在旗杆上,用弯刀割破身体的血管,让他们流干鲜血而死。

    这些部落武装可不管什么……过去他们实力弱小,又没有外援,只能被动挨打,受尽欺凌。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有大明在后面撑腰,还怕什么,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!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屁股后面失火,让西班牙大为恼火,他们集结了三千兵马,开进了突尼斯。

    拥有着强悍火力,并且训练有素的西班牙正规军,收拾落后的部族武装,实在是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他们疯狂杀戮,不光是士兵,也包括平民,不管老人,还是孩子,一律杀掉。他们更是把孩子挂在竹竿上,然后割开孩子的喉咙,鲜血淹没了黄沙,嚎哭震撼着苍凉的大地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群畜生!”

    已经日渐衰老的盖叶尔如是说道,对他来说,心心念念,只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打回老家,推翻哈布斯堡家族的统治。

    过去的时间里,他不断练兵,不断积蓄实力。

    不光是王岳在耕种,这些人也一样,甚至更努力。他们种田,放牧,演练兵器、战阵,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 他们付出了汗水,血水,终于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射击!”

    排队的火铳响起,对面的西班牙士兵猝不及防,还需要十步才能进入射程,他们开枪这么早有什么用?

    很快西班牙指挥官就意识到,他错了,对方火铳的射程远远超过他们。

    一整排的士兵倒下去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不可能的!

    一群土著,即便拿了欧洲的火器,也没法比他们用的还好,这不科学啊!

    这位指挥官无暇追究事情的真相,他已经被四面八方的枪炮声包围了。

    盖叶尔以火枪阵吸引住对方的火力,同时派遣两支骑兵,从侧翼发动攻击……整个战斗持续了半天时间,西班牙的三千士兵,只逃出不到二百人,其余的不是被杀,就是被俘虏。

    而被俘虏的人,或许比杀了他们还难受,因为成千上万的部落武装聚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突尼斯,集中了超过五万人马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指挥官的耳朵砍下来,然后让他带着信,去面见查理五世。去告诉他,终有一天,我们会消灭他们!”

    盖叶尔信心暴涨,他除了练兵之外,也做了不少事情,比如把自己写的小册子送回欧洲,比如联络以前的战友,发动各地的农民,准备起义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伴随着这封信,欧洲沉寂的农民起义又要爆发了,而这一次,农民们纲领清楚,目标明确,又有强大的外援,结局一定不一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朱厚熜和王岳也脱下了农人的装扮,换上了明亮的铠甲,他们骑着高骏的战马,在侍卫的保护之下,来到了一片汪洋之前。

    朱厚熜屏息凝神,努力用鼻子嗅,仿佛能闻到空气中的硝烟味道。

    “真熟悉啊!王岳,我还以为你变弱了?没想到这一套东西,你玩得更加娴熟了!”

    王岳淡淡一笑,“只能是常规操作而已,关键还要有渡过地中海,跨海进攻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朱厚熜颔首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这就要看俞大猷和戚继光了。”

    没错,就是戚继光!

    在过去整军的时间里,朱厚熜和王岳连续组织实战演练,而戚继光就像开了挂似的,他战术新颖,用兵果断,连续击败前辈,成为了比武练兵的第一人,顺理成章被提拔为水师参谋。

    “就怕戚继光纸上谈兵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朱厚熜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王岳朗声大笑,“陛下,臣以为戚继光干得会比臣更好,不信咱们就等着瞧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